金善宝:心系延安 献金送种

发稿时间:2017年12月26日来源:校报作者:校报

    1937年8月,在“国府”一片逃难声中,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向全校教职工宣布,学校准备迁到重庆,教职工愿去的不能带家属。

    面对祖国的危难,金善宝没有别的选择,他义无反顾地和爱国的广大师生站在一起,支援抗战。

    金善宝把家眷送到石峡口,返回南京后,就和梁●!⒚诹冀淌诟髯曰120元购买了民生公司的长江轮船票,沿长江上溯到了重庆。此时,中央大学已商得在沙坪坝的重庆大学同意,借松林坡的一个小山丘建校,突击修建了一批简易房屋。金善宝和梁希同住在一间宿舍里,房间不足九平方米,每人一张床,当中放了一张二屉书桌,每人用一个抽屉。从1937年到1940年,在这个房间里共同生活了整整三年,两人经常在一起交流对抗战时局的看法,积极支持中央大学学生的爱国革命运动,共同参加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种进步活动,在苦难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    “雾都”重庆,闻名世界?谷照秸逼诘闹厍欤拔怼备●!国难当头,中国前途如何?中国去向何处?这些问题困扰着“雾都”的人民,也困扰着金善宝等众多爱国的知识分子。当时,大学里暗暗流传着《西行漫记》这本小册子,它描述了许多延安领导人的英雄气概和对抗日战争必胜的信念,内容生动活泼。金善宝读了这本小册子,心里豁然开朗,不禁对延安产生了一种深切的向往。

    金善宝和许多爱国的知识分子一样,十分关心抗日前方的消息,祖国的命运牵动着赤子之心?墒牵捎诮槭谷眨垂玻竦彻俜奖ㄖ讲荒苋缡档窃厍胺降恼娇觥1938年10月,中国共产党在国统区公开出版的机关报——《新华日报》。从武汉迁到了重庆。他和梁希一见到这张报纸,就如获至宝,大有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。后来,新华日报馆放映了平型关大捷的电影,金善宝在电影中看到,八路军的士兵不但没有机关枪,甚至连步枪也不是人手一支的,使他开始懂得,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,而不是武器,同样一种武器,掌握在不同的军队手里,就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,因而使他进一步把抗日救国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身上。1939年,国民党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,中大地下党为了扩大我党的影响,争取大多数,通过学生救亡组织义卖《新华日报》。在中央大学,第一个用高价购买《新华日报》的,就是金善宝。新华日报越来越受到广大爱国师生的欢迎,很多师生争相订阅《新华日报》,金善宝和梁希更是视为精神食粮,几乎到了饭可以一天不吃,《新华日报》不可一天不读的地步?墒牵诠竦车难细窨刂葡拢缎禄毡ā烦31黄取翱齑啊保付缺徊榉猓环炙汀缎禄毡ā返谋ㄍ3N薰适ё伲竦郴咕Q细裣拗迫褐诙┰摹:罄矗写蟾髟合到讨肮ず脱嵌┰牡摹缎禄毡ā贩追妆蝗∠耍挥薪鹕票Γㄊ比闻┮障迪抵魅危┧谂┮障档恼庹拧缎禄毡ā罚赐ü种置孛芊绞奖A粝吕矗晌写笮T澳谧詈蟮摹⑽ㄒ坏囊徽拧缎禄毡ā贰R虼耍:芏唷缎禄毡ā返娜刃亩琳撸记那牡脚┮障道纯凑夥荼ㄖ剑缎禄毡ā烦闪恕拔矶肌钡扑

    1938年7月7日,中央大学为了纪念抗战一周年,在学校广场上设了一个献金台,献金慰劳前方战士。当场有些教师就献了10元、8元不等。金善宝知道献金是件好事,是爱国的举动,但是,他担心自己献的钱不能送到前方抗日战士的手里,说不定还会拿去打内战、自相残杀,因此犹豫不决。此后不久,八路军在曾家岩设立了办事处,金善宝认识了一位姓周的同志,说话诚恳、态度和蔼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当即献金100元给八路军前方战士。他对这位姓周的同志说:“我相信共产党,我的心在八路军战士身上●!钡搅饲锾欤S肿橹胺骄柘缀拢鹕票土合I塘浚职押驴钏偷桨寺肪焓麓Α5诙欤禄毡ǖ浅鲆辉蛳ⅲ骸傲骸⒔鹣捉200元●!保ǖ笔薄缎禄毡ā反由绯さ角谖裨泵吭陆蛱呀8元)。

    延安这块革命圣地,牢牢扎根在金善宝这位爱国知识分子的心中,他向往她,敬佩她,愿意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 1939年,金善宝曾两次去八路军办事处找林伯渠同志,要求前往延安参加革命工作。林伯渠同志为他作了周密安排,办妥了去延安的一切手续。当金善宝和他的助手李崇诚积极准备奔赴延安的时候,一件意外不幸发生了,李崇诚因患破伤风,突然病逝。这次意外事故,打乱了他去延安的计划,以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心神不定,闷闷不乐。林伯渠同志知道后,专门找他谈心,要他保重身体,并鼓励他说:一个革命者,无论在哪里,都可以为革命工作,不一定非要到延安去。虽然金善宝的延安之行未能实现,但他的心一直向往着延安,延安开展的每一项运动,取得的每一个胜利,都有力地鼓舞着他。当他知道延安开展大生产运动时,立即将自己多年来选育的小麦优良品种,分别用纸袋一袋一袋装好,附上详细的品种说明书,亲自送到八路军办事处,托人转送到延安。半个多月后,在新华日报举办的一次茶话会上,邓颖超同志对金善宝说:“延安已经收到你的小麦种籽了,同志们都很感谢你”。听到这个消息,他感到十分欣慰。

    节选自孟美怡著《金善宝》,因版面需要,有删减。


编辑:谷雨 石松

阅读次数:7554